<form id="9xft9"></form><form id="9xft9"><listing id="9xft9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9xft9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9xft9"><nobr id="9xft9"><meter id="9xft9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 首頁 | 中心概況 | 科研成果 | 研究項目 | 學者風采 | 學術交流 | 社會服務 | 文件下載 
                站內搜索:
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:
                文章內容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>中心概況>>中心動態>>正文
                張順琦:三峽地域性繪畫的美學特征
                2021-09-04 18:43 中心辦公室 

                在中國繪畫體系中,三峽地域性繪畫極具特色,經典繪畫作品裝點了中國美術的門廊,使更多人得以窺探三峽原始自然風貌。三峽地域性繪畫集原始藝術之大成,在自然環境影響下較少受到外來文化影響,保留了地域藝術的特色,生成了別具一格的美學特征,主要表現為自然原始之美、夸張造型之美與象征意蘊之美。

                自然原始之美

                鑒賞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,首先會感嘆于作品的稚拙美。民間藝人將自己對生命的初始感知融入到作品中,使作品展現出蓬勃生機和純真的想象力,具有不朽的藝術魅力。在三峽地域性繪畫中,經??梢娞祚R行空的藝術構思,以及各種童真爛漫的形象,給予受眾生機盎然的感受。從這一角度來看,三峽地域性繪畫與兒童藝術具有相似之處,只有在兒童眼里,自然界的一花一樹、一草一木才具有生命,大自然中的所有生靈才與人共生共榮。民間藝人對客觀世界擁有獨特感知,并將感性層面的認識轉換為繪畫創作,應用各種藝術手法呈現主觀世界,沖破了客觀世界的束縛。藝術形象不再受到現實的制約,民間藝人為藝術形象添加羽翼,使主觀想象肆意馳騁,成就了畫面的自然美。三峽地域性繪畫創作者都有兒童的天性,包裹著一顆樸實童稚的心。在很多繪畫作品中,這種特性都表現得淋漓盡致:作品中出現的老虎形象,并非兇惡的百獸之王,而是憨態可掬,如同乖巧的孩子;作品中出現的獅子形象,并非兇殘暴虐威風凜凜,而是活潑可愛,如同頑皮的娃娃;作品中出現的門神形象,并非手持利劍令人膽怯,而是兒童身材,充滿小孩的童趣。這些形象在三峽地域性繪畫中很常見,體現了繪畫者的童稚心態,傳遞了童稚之美。很多人對三峽地域性繪畫存在偏見,認為其原始美體現在技藝落后上,事實上技藝落后并不能闡釋三峽地域性繪畫的藝術風格,但技術失誤往往會營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。比如,梁平年畫錯版導致線條錯位,不同色塊相撞,但這一失誤卻增強了畫面的生動性,使自然原始之美得以充分體現。因此,三峽地域性繪畫絕非技術滯后之作,而是藝術創作者群體智慧的產物,是地域文化的長期積淀。尋找三峽地域性繪畫的源頭,會發現其來自于原始藝術。三峽地區山高水長,天氣變化萬千,古三峽人生活在這一區域,對大自然非常崇拜,因而迷信巫術文化,使原始宗教在民間盛行。原始藝術與宗教密切相關,前者是從后者孕育而來的,古三峽人將宗教儀式作為自己與天地溝通的重要途徑,祈求風調雨順生活無憂,而在這一過程中也誕生了民間藝術,初現三峽地域性繪畫的雛形。受到原始藝術影響,三峽地域性繪畫表現出豐富的想象力:一方面,繪畫作品取材廣泛,從民間傳說故事中汲取大量養分,主題形象多元,造型生動可愛;另一方面,善于傳達特定觀念,賦予自然物以特殊屬性,真實表現創作者眼中的物象。正因為繪畫創作者充滿童心,擁有質樸純粹的心靈,才能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,使作品呈現自然原始之美。

                夸張造型之美

                夸張手法在藝術作品中應用廣泛,其以現實為基礎,適當放大現實原貌,可以增強藝術表現效果,更好傳遞藝術創作者的所思所想。在三峽地域性繪畫中,民間藝人巧妙應用夸張手法,以此袒露自己的心聲,力求與觀者心靈契合??鋸埵址ㄔ醋栽妓囆g,古三峽人相信世間萬物有靈,崇拜超自然力量,并以具體物象承載神靈,賦予其神靈的特點。很多繪畫形象具有抽象性,看上去似人非人、似神非神,這是因為民間藝人認知不同,意念中的鬼怪也呈現出較大差異。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的夸張造型受到原始藝術影響,繼承了原始藝術的風格,具有鮮明的地域性特點。很多民間藝人并沒有接受過系統培訓,技藝水平相對較低,并不能完全描繪自然山水,容易在創作過程中出現形象變形的問題。既然無法對客觀自然物進行模擬,繪畫者便另辟蹊徑,選擇全新的表達方式,朝著寓意繪畫的方向邁進,畫面以傳神為主,以擬形為輔。與這一理念相應,民間藝人大膽應用夸張手法,應用夸張造型表情達意,使其成為三峽地域性繪畫的重要美學特征之一。將三峽地域性繪畫與其他地域繪畫作品進行對比分析,可以發現前者并不依賴實地寫生,更注重自我情感的抒發。繪畫者將自己置于自然山水之中,將自己長期勞動的體驗心得融入作品,使繪畫成為記憶儲存與觀念傳達的載體,只有在情感刺激下,人們才會生發創作欲望。在創作時,繪畫者將記憶庫中的意象重新排列,對自然物的形象進行重新描摹,使自然物不再具有純粹的客觀意義,而是寄托了創作者的真情實感。比如,在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中,人物塑造往往是由幾何圖形完成的:菱形是人物的頭部,長方形是人物的身體,豎直或彎曲線條成為人物的四肢。除了人物之外,其他自然物也是由各種幾何圖案、線條交織而成,人體物體并不受到自然形態的約束,與客觀物存在較大差別。為了突出某一物件,創作者會放大這一物件的尺寸,生活中的小部件甚至比人身還要大。但人體物體并不遮擋,畫面各要素巧妙組合,構圖清晰層次分明,內容充實和諧統一,體現了作品的夸張造型之美。為了突出表現自己觀念中的形象,很多民間藝人會忽視物的自然屬性,對其進行大膽的夸張處理,增強了藝術表達效果,而這種藝術呈現方式也符合地域群眾的審美傾向,得到受眾的普遍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象征意蘊之美

                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雖然充滿童趣,卻內蘊豐富,具有象征意義??v觀經典的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,可以發現其無不體現了創作者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勞動人民長期生活在三峽土地上,受到自然條件的諸多制約,生活清貧條件艱苦,卻始終對未來懷揣著希望,渴望美好事物,向往幸福生活。無論自然環境多么惡劣,三峽勞動人民都滿懷熱情,這影響了三峽地域性繪畫的創作,使作品呈現出欣欣向榮的盎然生機。在作品中,創作者創造了色彩斑斕的藝術形象,表達了自己對生命的思考。三峽地域性繪畫對生命的探索可以追溯到原始社會,古三峽人為了解釋生命的玄奧,不斷探索未知領域,最終用陰陽觀回答了“生命從何而來”的疑問。陰陽觀是中國古代哲學的中心,而哲學對藝術創作產生重要影響,使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成為傳遞哲學觀的重要載體。中國古典哲學與古希臘哲學存在本質上的不同,在哲學影響下的中外美術也造型迥異。以樹的美術創作為例,按照西方哲學觀念,創作者需要研究樹的比例大小,把握樹的生長規律,體現樹的質感量感,分析光影變化對樹形表現的影響;按照中國哲學觀念,創作者應該以樹為發端,跨越樹的自然屬性,賦予樹人的情感,對樹的結構造型進行調整。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中大量出現樹的形象,樹結果實,象征生命繁衍生生不息,表達了人們對子孫興旺的渴求。除此之外,其他意象也具有象征意義,如獅子滾繡球、蝶戲蓮花等。在上述意象中,獅子、蝴蝶象征著男性,繡球、蓮花象征著女性,這些作品暗含創作者對生命的崇拜,寄托了生存繁衍的暗語,體現了中國古代哲學的陰陽觀。正是因為受到古老哲學的影響,在鑒賞三峽地域性繪畫作品時,不僅要考察純自然形象,還應該進一步挖掘自然物的象征意義,體會作品的哲學性。三峽地域性繪畫象征語言非常豐富:魚象征財富,牡丹象征大富大貴,白頭老人象征健康長壽,龍鳳象征吉祥如意……民間藝人也經常將這些物象組合在一起,傳遞新的意義,如將蓮子和石榴放在一起,象征多子多福;將鴛鴦和雙魚放在一起,象征夫妻和睦;將魚兒和蓮花放在一起,象征甜蜜愛情等。三峽地域性繪畫大多是自然形象和象征意象的組合,二者搭配生成獨特的意蘊之美,在美術作品中構建出新的秩序。民間藝人在傳承古老文化的基礎上開拓創新,挖掘自然物之間的內在聯系,使繪畫作品內蘊無窮,也使三峽地域性繪畫長久熠熠生輝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文2021年8月13日發表于《中國藝術報》

                關閉窗口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湖北省高校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巴楚藝術發展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
                地址:湖北省宜昌市大學路8號 郵編:443002

                美女1819XXXX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xft9"></form><form id="9xft9"><listing id="9xft9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xft9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xft9"><nobr id="9xft9"><meter id="9xft9"></meter></nobr></form>